[我有藏品要转让] |  手机版 |  帮助中心 |  留言建议 |  热线电话: 18925261766
三典轩
代理超市 |  艺术家直销 |  藏品集市 |  商家画廊 |  书画家 |  各地书协  | 各地美协 |  各地书画协
三典轩首页
微信二维码加载中....马上就好!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启动微信书画网,可以通过微信宣传推广!
关闭
 您的位置:--> 书画资讯|三典轩书画网->资讯       微信收藏订阅观看 (热度:)
当代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现代       国外
国画     山水      花鸟      人物      动物      合辑      其他      景物     
油画     风景      人物      花卉      动物      静物      抽象      素描      合辑      其他     
水彩     抽象      风景      人物      静物      花卉      动物      合辑      其他     
水粉     风景      人物      静物      抽象      花卉      动物      合辑      其他     
版画     综合      黑白      单色      套色     
书法     篆书      隶书      楷书      草书      行书      篆刻      合辑      其他     
综合画     连环画      色粉画      钢笔画      朝鲜画      插画      其他画     
综合艺术品     陶瓷      雕塑      玉石      工艺品      其他     
文章类别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来源:三典轩
佚名超高清图库下载
      【简介】

王逸少之《兰亭集序》、颜鲁公之《祭侄文稿》、苏子瞻之《黄州寒食诗帖》并称天下三大行书,言其书法绝妙,独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境耳。溯其所由,已不可考,或为一家之言而为后人所继,或为众之共鸣而流传于今。上至天子,下及黔首;雅至文人骚客,俗及瞽叟白丁,均奉为圭臬,无有异议。然则上下相通,雅俗共济者,此三篇何能成此大德乎?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细究其妙,以书法之,则三篇之中,端倪百出:若《兰亭集序》者,一篇之中,多有涂改,此是书家之大忌也;鲁公之《祭侄文稿》,其书初有定法,后则章法尽失,涂改之处散见全篇,至若《黄州寒食诗帖》,虽无涂改,然仅书艺论之,非为上乘之作。由此观之,三篇均有缺失,胡为乎天下三大行书?

诚然,仅由书艺论之,三篇均有所失,似有名实相违之实,然其所以见称书之绝妙者,良有以也。

伯简先生(刘熙载)尝谓:“圣人作《易》,立象以尽意。意,先天,书之本也;象,后天,书之用也。”若书者,书家假以笔墨纸砚之外物以尽其意者也,虽有运笔、结体、章法、用墨之法,然均为书者传情达意、进学修道之术也,若见囿于此,终无所立耳。行文作章有“超以象外,得其圜中”之谓,书者之理,理同此理也 。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兰亭集序》者,逸少有感于兰亭曲水流觞,酒有微醺,落笔挥毫。点画之间,人生苦短;笔墨之交,生死无常。初有定法,后则笔随情移,情随事迁,于法度之外尽得情之所泄。笔无法者,情更切也,笔因情之所迁而姿态万千,情因笔之所转而淋漓尽致,笔墨之间,情之尽见,物我交融,艺境即现也,涂改之处,更是率真之为耳,非有此感者,难为此也。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吾人识颜鲁公者,独有“颜筋柳骨”耳,其所求者,儒者所谓“中和之美”也,以其正书观之,则喜怒哀乐之情咸“发而皆中节”,极具中庸之道,奈何《祭侄文稿》相去千里乎?盖情之所至,如滔滔江水,随志而奔,率性而为,无所掩也。“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兄丧侄折,犹未能奔驰,悲愤之情,表于书者,则更无法度可言,值此之时,犹顺中和之道,不能尽性适情,反害书之道、艺之旨也,虽有涂改,章法尽失,恰是动人之处,情之所向也。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至若子瞻《黄州寒食诗帖》,亦是东坡情之所发,意之所现也。东坡历“乌台诗案”,死中得生,身心俱创。贬之黄州,内无亲室,外无诸友,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寒食至清,连雨袭屋,屋如渔舟,无以避身,诗人感喟命途多舛,无以遣怀,落纸挥毫:“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其书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有轻有重,有宽有窄,参差错落,恣肆奇崛,变化万千。笔之所触,情之所露,墨之所幸,性之所尽,苍凉之境见于此,惆怅之情流于斯,情景交融,合二而一,尽蕴于尺牍之间,非有此感,未能体焉。

由此而知此三篇所以为天下行书之最也,非是古人审美情趣有偏,恰是古人审美情趣之独到之处也。古人云:“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贤哲之书温醇,俊雄之书沈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书可观识。笔法字体,彼此取舍各殊,识之高下存焉矣。”推而广之,吾人之艺术亦是如此也者。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古人为书,初则沐浴更衣,诚意正心;写之时则一气呵成,千钧一发;之后则力求可观,于分秒之间成就千秋之功者也,论及笔、墨、纸、砚,则制作优良,精巧绝伦,极具艺术之气。由此观之,古人于书法,可谓情至深,意之切也。

东坡有“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何谓也?法者,书之形也,理者,书之质也。质存于形,形函于质,书无形则非书,无质则近于俗。形之于质,则用之于体,末之于本也,本末不可不究也。而质之中,犹以情志为贵,情志者,书之魂也,亦是艺之魂也。书法之于艺术,于情志之外,更承“载道”之任也,明人项穆“正书发,所以正人心;正人心,所以闲圣道”云者,此之谓也,此又是它术所不能也。岳川先生首倡“文化书法”,讲求“回归经典,走进魏晋,守正创新,正大气象。”此是今人传承书法之正道也。

 古人的书法审美观——以三大行书为例

今之书法,初看则流派众多,蔚为大观,细考其理,则去古者远矣。古之人于法度之外更兼情理之妙,本末兼顾,今之人则舍本逐末,法度之严甚于古人,然无有深意也;古之文人墨客均能挥毫,线条之中更具文化之气,今之能书者虽众,然兼具文化者,寡矣;古之书者,于日用之外,更为遣兴之用,感怀之为也,今之书者,名为艺术创作,实却追名逐利之为也,遑论情志。

今之于古,世殊时异,然书之为艺也,古之于今,一也。书之贵,贵在情,贵在志,贵在道(文化),舍此三者无他,书之本,亦此三者也。吾人承继书法之妙者,能传其情,示其志,求其道,足矣。若书之运笔、结体、章法、用墨诸法度,吾人当勇为天下先,推陈出新,可大有发挥之境而无悖书道之忧,此本末之辩、名实之考、体用之究者也,国人不可不轻之者也。

佚名超高清图库下载
相关艺术家:
发布人:sdxnews  发布时间:2016年6月8日 已被浏览
  • 上篇文章: 邱振中:笔法的演变
  • Copyright©三典轩书画网